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老是逮着沈逸老师的只言片语吐口水,有意思吗?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2/07/30 Click:
html模版老是逮着沈逸老师的只言片语吐口水,有意思吗?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但总是叮着蛋的苍蝇,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

这些互联网苍蝇们,有着与江东群儒一样的“辩经”的血脉。

夸大其词无理狡辩,以虚荣自欺且欺大,坐以立谈自以为无人,临危应变却百无一能。

键盘侠诚如是也,但真要细究起来,即便在敲打键盘的领域,他们也是战斗力不过五的渣渣,俗称战五渣。

我不慕强,因为在不同的局之中,强弱是相对的;但我对于无差别的菜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鄙夷之情的,特别是那些菜得抠脚还非要在公共舆论场上放声吆喝以刷存在的感的人,着实令人蛋疼。

沈逸老师的言论被无端放大,bst718贝斯特,早已不是头次。沈老师作为一名口直心快的性情中人,难免会让一些叮着裂缝的苍蝇们狂喜。既然这些苍蝇们如此喜欢用扣帽子给人刮痧,那我就一次性地把其底裤扒光,来一波核爆流输出,让他们安静安静。

那么我们来看看沈逸老师到底说了啥:

这波苍蝇叮蛋的基本逻辑链如下:

因为沈老师没有直接批评照片背后的非人道行为--->沈老师认为乌克兰平民拿了枪就不是平民--->沈老师在鼓励屠杀平民

先说结论:这条逻辑链明显是伪造的,非常的不严谨。

首先,沈逸老师没有直接批评照片后的非人道行为有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就是他怀疑这张照片的真实性。

这种对于真实性的质疑,存在以下几个层次:

1)照片是否是摆拍,是否是伪造的,这是本质真伪的问题。

2)如果照片是真实的,那么这些尸体到底是乌克兰的军人,还是乌克兰的平民?这是第二层真伪。

3)如果照片上真的是乌克兰的平民,那么他们是在毫无防备的、毫无必要的情况下被俄军主动消灭?还是在以民兵的身份跟俄军交火时被消灭的呢?这是第三层的真伪。

这三点,喷子基本无法回答。

其实我们用脑子想想也该清楚俄军屠杀平民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这件事情不仅违背其基本战略方针,对于其加速达成战略目标也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屠杀平民更多地会让谈判陷入僵局。这种僵局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不利的,但对于希望把乌克兰搞成阿富汗的某些藏镜人来说,却是极好的。

所以在陷入争论之前我们得好好想一想:引导大众往屠杀平民方向去联想,到底是哪边的宣传口希望大众看到的。

然后再回到“沈逸老师认为拿了枪就不是平民这点”。就沈老师的原话来看,这显然有一种对“乌克兰政府拿人民当肉盾的伪人民战争”的反讽意味在里面,而且沈老师颇有意味地提到了美国在这方面的先例,比如抓进塔那摩的平民战斗员,又甚至比如在阿富汗反恐战争里对于“疑似恐怖分子的平民”进行无差别攻击的现象。

这算是沈老师的第二层反讽。毕竟美帝可以抓民兵,也可以对疑似民众进行先决的攻击,那么俄军因为被武装的民兵攻击而与之交火还击的话,又有什么不妥呢?

喷子们故意不提沈老师指出的这一层双标,意在模糊其本意,方便给他扣一个“不人道”的帽子。但连统御头盔都无法对之统御的沈老师岂是吃素的?

因为前两个逻辑节点的崩坏,因此伪逻辑链条的最后一条“沈老师鼓励屠杀平民”就显得更加荒谬了。

在这里我们理一理沈老师此段话的核心思路:

1)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性质?是摆拍,是民兵与俄军的正常交火?

2)如果是正常交火,那伤亡也难以避免。

3)既然你提到对于平民的伤害,何不谈谈美利坚的双标操作?

质疑、反讽与不屑是沈老师此段话的基调。

结合沈老师对待国际问题的一贯态度,这种基调是具有时间上的逻辑连贯性的。因此把沈老师抹黑为如同“东条英机”那种纳粹分子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因为沈老师的发言,仍然在“与拿起武装的人员交火的结果”的范畴中。他对于平民伤亡的态度的是:如果乌军给当地人员发了武器,而且这些持有武器的当地人员跟俄军交了火,那么有死伤是在所难免的。

这里有两个明显的前提:

1.涉事人员被官方发了武器

2.涉事人员与俄军交了火

两者缺一不可,这就与日本南京大屠杀本职地区分开了(因为南京老百姓一没有拿武器,二没有跟日军直接交火)

在此并没有看出沈老师有任何与“屠杀平民合理”相关的意思。

这层意思其实就是喷子的阅读理解水平和对沈逸老师进行强行输出的主观意愿的问题了。

然而此种断章取义,摘别人一句话进行强行解读的江东群儒行为,恰恰是喷子们对沈老师攻击的基本操作。这些人显然是没有耐心也不可能去动态完整地看完沈逸老师有关俄乌问题的视频。

论新型公知左右横跳的艺术

?

反驳完喷子,我在这里引一个附加话题,那即是从这次俄乌舆论风波,来看看新型公知们左右横跳得有多骚。

从战争一开始清一色地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指责,到战争后期对“俄罗斯崩溃论”的炒作,这背后的意识形态符号,如果用当下网络流行的术语来说,就是“白左”与“皇汉”的纠缠。

这种左右横跳的观感,犹如满命甘雨的滑步弓,亦或是拿着冬季白星,操作变形,强行跟奥兹一起赖场的皇女。

白左,顾名思义“make love,not war”,战争什么的,最残忍了,好怕怕,走开,这该死的钢铁洪流。

皇汉,顾名思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俄罗斯什么的,给我们当加拿大,别跟我说什么唇亡齿寒,我大中华天下无敌,只有我砍人,哪有人砍我。

两种心态皆是历史局中的产物,前者是与国际接轨的虚无,后者是文化复兴内部的癌细胞。当然这两种心理行为,对于那些有着真情实感的人来说,顶多就是情绪过度放纵的极意之举。但对于某些善于在舆论场上左右横跳的公知来说,却成为了可以随时用之的工具。

没错,无论是白左也好,还是皇汉也好,表面上看来像是公知与爱国者之间的激烈博弈,但背后却是某些人用此搅浑国内舆论场的工具罢了。

当一些公知熟练地掌握了“换标签”的技能后,你就会发现他们一会儿非常国际主义,一会儿全身上下又洋溢着一股法西斯的味道。这时候当你试图用“社达”这类标签对其进行全新的定义时,那他们就已经赢了。因为他们借此摆脱了“搅乱舆论场”的传统公知的形象,从新标签中获得了一种看似合理的新生。

然而标签这种东西始终是虚的,不说人话,瞎几把说话就是暴露其真实意图的实面。以唯物辩证法为标准来看,网络上的言论只分为“入局”与“不入局”两种,只分为“就事论事,动态全局地分析”与“价值为先,刻舟求剑且片面地分析”两种。

而标签可以贴在任何情况之上,譬如一个不入局的片面分析,也会因为贴上了如“皇汉”这类看似符合大众情绪的标签而被强行合理化。

以标签识人,最终只会越识别越糊涂,甚至掉入公知左右横跳的陷阱之中,被那些扛着红旗反红旗的人给利用。

只有从思维层面进行降维打击,以思维破信息,以唯物辩证法打唯心主义,教条主义,本本主义,那么即便对面再怎么跳,也不过是蹦不出佛陀五指山的孙猴子。

对于合川农民军来说,我们反对的,从来都是用二元对立的意识形态塑造大众认知的方式;因为二元对立会令人降智,这种降智违背了“天道觉醒”与“人民战争”的主旨。

最后,还是那句话,没事就逮着沈逸老师的只言片语吐口水,有意思吗?不如来合川老农民这边喝喝茶,让我给你来一套往生堂的打折服务?